太阳文学>网游竞技>人与自然(NP 人外 高辣) > 第一章 迷雾1(人蛇lay)
    “咔嚓咔嚓——”伏青洗漱完,站在酒店落地窗边,对着外面夜景花海一顿连续拍摄,她翻着相册删删选选挑出几张拍得最好的照片,满意地感慨,“不亏是上城区,满城花开就是漂亮,终于和阿相他们来这儿旅游了。”伏青拿着手机窝回床上,她和相还有乌逢从小一起长大,今年暑假和阿相在一起了,为了庆祝,乌逢提议去她一直向往花城看看,伏青裁剪照片的动作一顿,心底陡然生出丝狐疑: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去的大学,她的竹马们很早就从高中离开,他们应该有别的事?为什么……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忽然一停,一个裹着浴袍的高大男子从里面出来,见伏青拱成一团缩在被子里发呆茫然,英俊的脸庞带着柔和笑意,凑近她耳边亲昵:“在想什么?”

    细密的吻落在伏青脖子上,沉重的呼吸洒在侧颈,那点莫名被重新压回心里。

    “嗯…在想你……”伏青抱住相的脑袋回吻,搂紧他的肩膀,鼻音软糯,“要亲亲!”

    “好……”相低声轻笑,低头噙住软嫩的唇瓣,舌尖灵活的钻进口中搅弄小舌,单手搂住伏青慢慢躺回床上,温热的大掌滑进睡衣在她光洁的后背上来回抚摸,“唔唔…”伏青被亲得头脑发懵,推了推身上的男人,相裹着小舌拉出几缕银丝,手游滑到她身下,拇指挤开阴唇,按揉着花核,食指中指在阴户抚摸就是不插进去,蜜穴不断分泌爱液,一开一合想吞咬住阴唇上作怪的手指,“唔!嗯…嗯…阿相…你别弄了…快…快进去吧…好痒…想要…”

    “呵!”闻言,相浅笑直起结实的半身,抬起伏青小腿放在肩膀,扶着狰狞盘虬的黑色巨棒,对准晶莹湿漉的蜜穴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

    伏青仰起头,修长洁白的脖颈拉得笔直,口中痛苦地哀叫,像第一次被巨物贯穿似的,面色苍白红唇颤动,相的肉棒像个三角蛇首粗壮怪异,顶端龟头肉冠比鹅蛋大,越往下越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茎身上闪着幽光的鳞片纵横交错,垂挂的囊袋布满荆棘倒刺,这不是人类该有的肉棒!她脑海深处闪过一丝怪异,迷惑转瞬即逝,被巨物棒身挤开甬道深入下插的痛感压下去。

    “呃…嗬…不…好疼…谁…快出来…”

    相被死死卡住动弹不得,额头大汗淋漓,青筋暴起,显然也难受极了,他眉头紧锁瞧着面色苍白的伏青,吻住她的樱唇,英俊柔和的皮囊上浮现黑色蛇纹,伏青感觉有股咸腻芳香的液体被渡到嘴里,恍惚间听见道诡谲机械的学人说话的语调,“乖…吞…下去……”

    异香的液体滑进食道,原本疯狂预警的大脑立刻沉寂,仿佛回到母体般被温暖和香气包裹,卡在下体蜜穴口的三角蛇首模样的肉冠一收一缩喷出股冰凉的液体,羊脂玉般的肌肤极速绯红,蜜穴呼啦啦流着淫水,身下被子都被泡进水里,相微微偏头瞧着伏青面色潮红檀口微张,吐气呻吟着,一副完全沉浸在欲望中的样子,勾了勾嘴角,瞳孔竖起闪着碧色光芒,猛地一冲,龟头立刻挤开内壁穴肉直捣花心深处。

    “啊噢噢…好厉害…大肉棒…哦啊啊…”

    伏青舒展腰肢长长呻吟,怪异的肉棒大半都操进了蜜穴,倒刺荆棘的囊袋“啪啪啪”打在被插得已经透明失禁,淅拉拉漏尿的穴口上,阴唇被倒刺钩扯外翻,花核在光滑的鳞片上摩擦红肿挺立,但她就像察觉不到痛苦般,眼神迷离失神,纤长素手抓紧床单,宛如寻常性爱,口中咿咿呀呀的娇啼。

    相把放在架在肩头的腿拉下,横扯成一字马,俯下身躯,大开大合的剧烈鞭挞,一道艳红的淫纹在小腹若隐若现,随着相的抽插肚皮被顶得突起,愈发鲜艳,“噢啊啊…慢点…啊嗯…喜欢…呃…不…太快了…不要…不要了……”

    “你明明很喜欢…为什么…不要…它…绞得很紧…有很多水…你明明在发情…却要我离开?”相禁锢住伏青挣扎的细腰,肉棒在泥泞的花穴里更加激烈的插送,操出“噗滋噗滋”的动静,瞳孔陡然竖立幽碧,音调也越发诡谲,“人类…果然是不坦诚……”

    “啊嗯嗯…太快了…呃哈…慢点…太大了…阿相…噢噢噢…啊!”伏青爽得脚趾蜷曲,绯红的身躯疯狂震颤,尖锐娇啼一声冲上了高潮,但黑色巨棒严丝合缝地堵住操得透明的穴口,无论花穴如何疯狂抽搐抖动,也喷不出一滴淫水,积聚在蜜穴甬道里,本就膨胀突起的肚皮又涨大圈,圆得像个皮球。

    伏青虚脱的瘫软在相的怀里任凭他折腾,脑袋昏沉像在海上漂浮,床边透明的玻璃静寂忠诚的记录着曾来往的人们,女人姣好的面容上一片迷离潮红,笼罩着朦胧月光的雪白肌肤绯色梦幻,一条黑色的巨蛇一圈一圈攀裹在女人脖颈旁让她完全陷在蛇身中,粗壮蛇尾盘绕在她腿间,蛇尾埋在花穴里搅动,小腹被操成五个月身孕大小,蛇腹比周身鳞片更大的几片突起艳红的位置贴在她鼓胀的肚皮上磨蹭,甚至能听见它“嘭嘭嘭”的鲜活跳动,碧绿的瞳孔幽光四射,赤红的蛇信紧紧缠在她修长的脖颈旁,舔舐柔嫩的肌肤,满足地吐着信子。

    “嗯啊啊…不…是谁…”伏青脑海深处闪现出两个男人身形,耽溺在香气中的大脑短暂的挣扎试图回忆起他们是谁,巨蛇嘶地凑近,脑袋一歪,灯笼大的碧色眼眸满是不解,“你…又…在…想别人…为什么…还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