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文学>科幻灵异>【主攻】我养胃后他上瘾了 > 公厕被强,硬了又软了
    他继续喘息,而且在知道我已经发现他在做这件事之后,他更是完全不加掩饰了,丝毫没有羞耻心地喘息出声。

    虽然没有外放,但是我还是往四周看了眼,生怕有人进来,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嗯哈~”

    我的耳朵更热了,明明没有人发现,我也还是感到不好意思,脸也红了。

    我摸了摸自己热烘烘的脸:“韵洲,我要挂电话了。”

    “不要。”他的喘息暂停,但是依然听得出来声音里带着情欲,“不要挂,求你了。”

    我逼着自己硬下心肠:“不行,你不能这样。”

    林韵洲依旧不肯放下电话,可他似乎已经听出来我的语气稍微软了下来:“徐安,我好想让你摸摸我。”

    我的脸更红了,对于这种直白的话语实在是接受无能:“你注意点。我还在上班。”

    林韵洲的声音又飘忽喘息起来:“我不想让你上班了。”

    我无奈道:“那怎么行,我不上班你来养我吗?”

    林韵洲啊了一身,似乎疼到了,又似乎是爽出声的。他喘息了一会,我可以在脑海中联想到他此时那种眯着双眼,胸膛起伏的样子,老实说,他的模样其实并不算太符合我的审美,我一向喜欢那种干干净净清爽的长相。

    林韵洲的模样却有些过于浓艳,或者说,是那种侵略性很强的美感,即便他一直在我面前表现的十分乖巧,但依旧用了漫长一段时间才让我卸下心防,慢慢接受他的模样。

    我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以貌取人,林韵洲只是看起来是那种比较危险的人,实际上他应该和我一样,是一个性格比较平和的人。

    我叹了口气,现在到了这种地步,再去思考他以往是不是在欺骗我也没有意义了。毕竟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也不愿意再提一次分手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想把林韵洲那对我来说过于放荡的声音屏蔽的时候,林韵洲已经隔着电话恢复了些许平静:“徐安,如果你不上班的话,我可以养你的。”

    他一向不开玩笑。

    既然说了,就说明他刚才真的从欲望抽身出来,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